美国工厂来了个中国老板

  2003年,中国台湾演员邹兆龙进军好莱坞,参演《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此后一直到今天,邹兆龙每年都能收到《黑客帝国》系列的花红,即便他将来去世,其子女也能收到影片的分红,这些分红早已远超他当年的片酬。原因很简单,邹兆龙加入了美国演员工会。

  美国工会为捍卫会员的利益可谓锱铢必较、殚精竭虑。然而,物极必反,当工会权力无限膨胀,沦为特殊利益集团,收买议员、得寸进尺、动辄狮子大开口以罢工要挟企业,形成合法的黑恶势力,高达70美元的时薪,退休和下岗工人及其家属优厚的福利待遇——

  全球化时代无法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各大公司不堪重负,惹不起就躲,躲不起就只有倒闭、破产,如火如荼的底特律汽车城硬是被工会整成了鸟不生蛋的鬼城,2013年底特律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城市,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美最不安全的城市”。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最终吃亏的还是工人、企业和国家,形成典型的三输局面。

  因此,不难理解,充满传奇色彩的中国富豪曹德旺2016年在美国俄亥俄州开办玻璃工厂,一听说工会,情绪难免有些激动——

  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担任制片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忠实地记录了曹德旺对工会的态度,福耀美国公司不欢迎工会:“工会影响我们的劳动效率,我是很明确的态度,工会进来,我关门不做了。”

  美国管理人员来到福耀中国总部学习、培训,看到中国工人的敬业和奉献精神,不由得感叹:“美国员工太烂了。”美国工人8小时工作制、每月至少休息8天,而中国工人上12个小时班、每月只休息一两天,后者的产出、效率,前者望尘莫及。

  面对4000万美元的巨额亏损,以及关于安全生产、环保、工会的抗议、争议,曹德旺必须迅速扭亏为盈,为此撤换福耀美国公司领导层,聘请在中美各待了20多年的刘道川做总经理,希望他能融汇中西文化,找到保证工厂利润和工人利益的平衡点。

  刘道川了解美国人的心理,没有什么大道理,一句大实话赢得满堂喝彩:“我们可以让公司赚钱,我们赚更多的钱,大家就能共享更多的利润。”美国讲究规则,成功经验可以快速复制;中国强调效率,随机应变。

  一位杰出的企业家,其实就是一位战略家和战术大师,既要忠于理想,又要面对现实;既有原则性,又不失灵活性。曹德旺就是这样的人,他不怕亏损,他怕的是看不到希望。

  曹德旺在中国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中国的强势崛起亦非偶然,中国文化中的天道酬勤在全球竞争中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2018年美国最高法院修改法律,工会无权强制工人加入,工人有权决定自己是否参加工会。可以说,这条法律砸了很多工会人的饭碗,但也增加了不少就业机会,工会一权独大、只手遮天的时代一去不返。

  福耀美国公司去年开始盈利,净利润2.46亿,刘道川期待今年利润能再翻番。

  片尾福耀美国计划以更多的机器人取代人工,让人想起一个段子:1948年亨利·福特二世向美国汽车工会领袖沃尔特·鲁瑟展示福特全自动化工厂:“沃尔特,工厂里都是机器人,你要怎么让‘它们’交工会会费?”鲁瑟回答:“亨利,你怎么让它们买你的汽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