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安全神线年大案频发

  日本常给人“有秩序、治安优良”等印象,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统计,日本的谋杀案比例,称得上世界最低。然而18日传出的京都动画纵火案再次挑动这个社会的敏感神经,日本京都动画公司18日遭纵火攻击,嫌疑犯在现场泼洒疑似汽油液体,起火后遇上办公室内堆放的大量纸材、手稿,导致火焰与烟雾瞬间弥漫整栋3楼建物,造成34死35伤,震惊国际社会。

  日本经济陷入失落的二十年,经济社会停滞不前,各种矛盾在社会内部积聚,由于日本人集体主义和隐忍的性格,一旦矛盾爆发,就是大案。

  翻开历史,自九零年代以来多起重大攻击事件,地铁站、商店街、小学校园、安养机构都成为攻击目标,除却部分案件犯案动机为宗教或优生学因素,多数案件是动机不明的无差别杀人案,使得“道路魔”一词再次成为日本民众心底深处的恐惧。

  相较于美国每十万人中就有5.3件谋杀案,日本在2017的谋杀案数量每十万人中仅有0.2件,其治安在全球排名可谓数一数二。过去十多年间日本社会却屡传重大攻击事件,攻击案件频率也愈发频繁。

  随着无差别攻击事件频发,江户时代对诱使人类犯错之鬼怪的代称—“道路魔”(通り魔),也转为指称“在民众可以自由通行的场所,针对不特定对象使用凶器加以杀伤、施以暴行及器物损壊的事件,行凶者犯案并没有特定动机”的伤害事件。

  1995年,30岁青年麻原彰晃带领自创的“奥姆真理教”教众,在东京地下铁丸之内线、千代田线班列车上,同时散布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超过6300人轻重伤,史称“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沙林是一种神经毒剂,微量沙林对人体即可造成重大伤害,成年人只要吸入0.6毫克即致命,当人体吸入高剂量的沙林毒气,多因肌肉与神经系统瘫痪,最终窒息而死。

  此前日本警方早已锁定这个异端宗教,但其教团成员不仅在1994年发起多起沙林毒气攻击,其中包括前往参与调查的法官住处周遭进行毒气攻击——造成8死、200多人重伤,更计划在警方展开调查动作前发动大规模攻击。

  2010年官方认定“奥姆真理教”为恐怖组织,麻原彰晃等13名教团核心干部也在2018年陆续执行死刑,然而据联合国统计目前该教还有约1,500名教徒,大多数居于日本境内,另有数百人分布于俄罗斯。

  2008年,时年25岁、在汽车工厂担任派遣员工却遭解约的加藤智大,驾驶卡车驾车在东京秋叶原冲撞路人后,随即下车持刀刺杀民众,造成7死10伤。被捕后嫌疑犯称:“来秋叶原是为了杀人,杀谁都可以”,更曾在网路上预告犯案。尽管嫌疑犯曾在庭上供称自己是遭网路霸凌才动念杀人,但最终仍被判死刑。加藤智大的弟弟也因外界对其家庭的关注,后续在求职、感情上皆受影响,于案发6年后轻生。

  ▲警方获通报后赶往“津久井山百合园”现场,但现场已造成19人死亡、26人受伤的惨剧。

  嫌疑犯是该机构的离职员工植松圣,他在凌晨持刀闯入机构行凶,落网后甚至对警方表示:“残障什么的,不存在最好”。

  嫌疑犯犯案的几个月前,曾亲自向众议院议长官邸陈情,要求对障碍者执行安乐死,相模原市政府后来认定植松圣“有伤害他人可能”,决定强制将其送进医院精神科,但他经药物、心理谘商治疗,在11天后被评为无伤人危险因而得以出院。

  这起无差别杀人案造成2死8伤,死者分别为39岁与11岁,其中成年者恰巧为日本外务省官员,却在送小孩上学途中不幸遇害。嫌疑犯则在躲避校车司机的过程中自戕身亡。

  这类“道路魔”(通り魔)事件,从平成19到28年的10年间,日本共计发生73件。其中不少犯案者都在事后表示“我想去死”、“被判死刑的话就太好了”,也有犯案者事发后,称自己的犯案动机就是为了寻求死刑。

  根据日本警察厅在平成30年出版的《犯罪白皮书》中说明,日本民众对于犯罪的不安感,首推闯空门(63.5%)、其次就是“随机无差别杀人”(通り魔的犯罪)(33.4%),可见“道路魔”,给日本民众带来多大的心理威胁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