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至少直播6-8小时 “流量”主播月入数十万

  广州批发市场里的直播生态实录:每天至少直播6-8小时 “流量”主播月入数十万

  自去年起,基于广州强大的专业批发市场,一批年轻男女带着手机,或奔波于各大服装批发市场的档口前,或活跃于设立于批发市场附近的专业直播间里。前者被称为“档口走播”,后者则是“直播间直播”。但无论是哪种形式,每场直播多是一个小团队共同运作起来——一名主播在镜头前直播展示,一到两名助播负责上货品链接、帮观众下单、回复信息、控场等,有的团队还包括了蛰伏于后台的经营与客服。当然,这其中也有单枪匹马“杀”进电商直播界的。

  一个小小的屏幕,一端连着因这几年直播行业兴起而发酵起来的庞大电商观众群,另一端连着广州这一国内最大的批发集中地之一——这,便是互联网+下,现今的广州批发市场里的直播生态实景。

  而电商主播这一新兴职业,正以惊人的清货能力,给十三行、沙河、壹马等多个广州大型批发市场注入了新的发展动力,带动档口销售的同时,更改革着行业的发展方向——电商直播“红利池”的开启,让这一行业进入全链条式的竞争,各环节都在不断调整,适应这一直播时代。

  2016年被誉为“网络直播元年”,以网络直播为支点带动起全新的完整产业链,并逐渐与其他领域相交融,电商直播便是其中之一。根据《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下称《报告》),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较此前一年劲增180%,一批主播借助风口“飞”了起来,“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口红一哥”李佳琦等成为众所周知的明星主播。一系列的可观数据与明星效应,无不诱惑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一片“红利池”。

  经常“刷”抖音的小鱼,去年起察觉到不少人在直播时“带货”,加之5G时代的开启,她敏锐地嗅到一丝商机。今年过年后,她辞掉了稳定的幼儿园教师工作,购买了三脚架、打光灯、背景布,在出租房里布置出一个直播角。白天,她背着双肩包,举着手机游走在沙河万佳服装批发市场各楼层中,直播档口新款,将“呼声高”的款式买回家,晚上直播试穿。

  如此忙活了两三个月,每天筋疲力尽,小鱼却似乎还没摸清门道——抖音号上仅有800多个粉丝,家中的卖不掉、退回来的积货达近百件。

  对比“单打独斗”的小鱼,有团队的主播则“成长”得更快些。档口走播时,助播帮忙架起三脚架,调好“机位”,帮选款式;主播则能较从容地在镜头前,不断地试换衣服。

  而档主的口中亦流传着这些年轻女孩的“数据传奇”。沙河一服装批发市场的档主告诉新快报记者,有个常驻主播,直播一天能“带货”上万件衣服,刨去运费,纯赚15万元。《报告》透露,2018年淘宝直播月收入过百万元的主播超过100人。快手、抖音等平台的主播带货能力亦不容小觑,数小时直播的销售额即达百万元甚至过亿元。

  撇开这些金字塔顶尖的主播,普通的流量主播收入亦十分可观。一位在广州从事平台电商直播运营近两年的业内人士透露,粉丝量在10万左右的主播,一天营业额起码好几万;超过10万的,一个月能纯赚30万-50万元。“这是个高薪的职业。”

  然而,获得高薪的前提,是主播们能“熬”出数据来。“主播前期是特别辛苦的,特别是拉时长的时候,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其中播6-8个小时。”服装批发市场附近一家主播培训机构的相关负责人阿慕告诉记者,除了直播外,主播事前得进行衣服选款、搭配、写脚本等工作,结束后还要整理衣物、总结问题、分析数据等。

  春江水暖鸭先知。电商直播这把火从线上烧到线下,广州批发市场里的档主们是最先察觉此变化的人群之一。走在各大服装批发市场中,除了“招女工”、“招穿版模特”外,更多的店家还贴出了“欢迎直播”的字样。

  主播们举着插着充电宝的手机,穿梭在各档口间。遇到粉丝想看的,她们二话不说,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得仅剩件打底,一边火速试穿,一边介绍着衣服的面料、颜色、上身感觉等。有些服装批发市场,每到下午,几乎每走十几步,便能撞见一名主播。

  除了“打游击”的,也有基于本身店铺的,如快手网红卡卡,便会在自家店铺前直播。她自身的快手账号即有粉丝超过35万,直播时“阵仗”更大——面前架着近20台手机,均是其他快手账号“蹭”她这一网红的热度,但前提是得承诺会在她家拿货。

  档主伊俐姐,是从去年10月起发现主播的存在。“第一次我根本接受不了,他们一播,线下批货的根本不进来。”直到过年前20多天,各档口开始“甩货”,即一次性把冬天的货清掉时,她才开始意识到这群主播的“威力”。

  “这些货质量上没问题,但就是卖不出。比如平时卖100元,以往甩货时可能50-70元就清了,但经主播一直播,能100元保本清,甚至110元清的。”伊俐姐的抵触心理被主播们的“清货能力”所消解,并意识电商直播在批发市场中的发展趋势,“直播可以让商家得到一些保障,主播自身也有利润,粉丝也能获取一些福利,这是三赢。”

  然而,正如线上电商对线下实体的冲击那般,电商直播亦对传统的批货方式造成了影响。“这会扰乱二批(即二级批发商)市场。”伊俐姐说,为了保护好传统客源,她打了个“价格差”与“时间差”:一方面,货品给主播的价格,会比给“二批”的多10元左右;另一方面,新款上市后先给“二批”,过个十天半个月才给主播直播。

  “如果不维持市场和谐,我们会失去很多老客户。”伊俐姐解释,相较于“二批”一次性拿成百上千件货,主播直播相当于线上零售,通常也就十件百件,货“走”得太慢。而相较于直播的加价出售,“二批”拿货后先加价卖“三批”店家、店家再加价卖给顾客,“一批”的同价销售会让线下实体生意变得毫无竞争力。“如果不打价格差和时间差,二批都不愿意来拿货,因为拿回去了也卖不动。”

  在接纳了直播后,伊俐姐的档口越来越受主播们欢迎,“一天能有几十个(主播)过来。”她说,粉丝们喜欢嘈杂热闹的气氛,会觉得这家店这么火质量应该不错。同时,虽然主播“走货”慢,但相较于此前,她家每月平均增加了20%左右的销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