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纤维投资 高风险游戏

  连续13个涨停板,累计最大涨幅650%,随着中简科技(300777.SZ)的上市与股价暴涨,碳纤维产业再次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而就在前不久,ST康得(002450.SZ)母公司康得集团大举押注碳纤维投资失败的热度尚未散去。

  新材料产业投资普遍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特点。碳纤维投资过程中,前期的研发和中期的设备采购、后期的市场推广都需要巨量的资金投入,这对于企业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压力。

  在康得集团之前,已经先后有浙江泰先新材料、沈阳中恒新材料两家碳纤维企业分别于2017、2018年宣告破产。再退回到2016年,约有30多家碳纤维企业在“洗牌”当中阵亡。

  这些企业的轮番倒下与中简科技的暴涨一起成为了碳纤维产业投资的光明和灰暗两面。碳纤维产业的投资,是名副其实的高风险游戏。

  我国的碳纤维产业真正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开始于2007年,此前的30多年间一直进展缓慢,技术上难以突破。而时至今日,一些高性能的碳纤维材料仍未实现国产化。

  技术的高门槛将很大一部分意图进入该行业的投资者阻隔在外。纵观目前国内领先的碳纤维生产企业,都经历了漫长的研发过程。

  恒神股份于2007年开始碳纤维研发和产业化,中复神鹰的创始人张国良从2005年开始碳纤维研发,而光威集团的陈光威则从1999年就通过进口日本的碳纤维预浸料生产线开始了对碳纤维的研究。

  今年新上市的企业中简科技于2008年成立,其在2014年之前用以生产经营的4项核心技术,全部都是从山西煤化所受让取得,而山西煤化所前身是中国科学院煤炭研究室,在碳材料科研领域具备举足轻重的地位。

  碳纤维是重要的战略物资,技术也是顶级保密,因此,国外公司对中国仅出口设备,而不出口工艺。所有的生产线都需要企业与工艺紧密结合,进行调试。如果没有足够的技术储备和支撑,仅仅引进设备,与实际生产和盈利仍然有很远的距离。

  康得集团对于碳纤维近百亿的投资额其中大部分都被用来购置生产线和生产设备,康得碳谷项目仅一期工程的高性能碳纤维碳化炉价值就高达7000万美元。

  恒神股份董事长钱京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十余年时间里恒神股份在碳纤维领域已经投入了40余亿元,其中30亿基本上都是投到土地、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以及包括材料验证等。

  巨额的重资产投入一旦无法转化成有竞争力的产品,就会给企业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尤其是对于资金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而言。

  以恒神股份为例,作为民营企业的恒神股份本身已在碳纤维行业耕耘十多年,且已是国内碳纤维行业的龙头企业,但时至今日仍未实现盈利,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亏损0.98亿。

  巨大的投资导致恒神股份的资金压力日益增加,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的资产负债率达到73.53%。在此背景下,恒神股份选择了卖身国资。目前,陕西省国资委已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另一家碳纤维龙头企业中复神鹰则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混合所有制的方式,除了张国良领军的鹰游纺机,央企中国建材、地方政府的投资平台连云港工投也是其重要的股东。

  受益于国内新能源汽车轻量化需求与航空航天产业的发展,碳纤维的市场空间仍然在不断地扩大,过去几年一直以10%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

  坐拥一个广阔的市场,但我国的碳纤维行业一度鲜有企业能够盈利。龙头企业当中,光威复材(300699.SZ)从2012年开始实现了盈利,中复神鹰碳纤维公司2016年实现盈利,中简科技从2014年开始盈利,而恒神股份则至今尚未实现盈利。

  究其原因,国内的碳纤维企业普遍存在产品偏低端,生产成本高、生产线规模小、下游企业不买账等问题。据悉,国内企业生产的碳纤维普遍在T300-T700级别之间,鲜少能够达到T800级别。且T800级别的纤维绝大多数只能做到工程化,也就是百吨级别,真正大规模的产业化仍然有待突破。

  相比日本的碳纤维企业,东丽、东邦、三菱三足鼎立,占据了世界一半以上的产能,无论是技术水平和规模效益都远胜一筹。

  针对国内企业的崛起,日本的碳纤维龙头企业一度采取“入门级T300产品大幅降价打价格战、高端产品保持高价保证盈利”等竞争策略,也致使国内厂商迟迟难以盈利。

  从目前盈利的两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来看,中简科技和光威复材的盈利背后都有不菲的政府补助,中简科技2017、2018年的政府补助分别为4722万、4127万,分别占其扣非净利润的49%、39%。2018年光威复材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有9268万元,占归属净利润的24.61%。

  此外,两家企业都较为依赖军用品市场,中简科技2018年99.90%销售为军品,光威复材的军品也占营收的50%以上。由于军品的结算周期较长,也导致两家企业的应收账款居高不下。2018年中简科技、光威复材的应收账款分别占总营收的74.8%和74.3%。

  光威复材近年来的民用品市场进展迅速,也开拓了风电企业Vestas等重要客户,但民用品的毛利率只有20%左右,远低于军品80%左右的毛利。未来,国内的碳纤维产品能否在民用品市场上建立起真正的竞争力仍然有待检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